2007年7月27日 德國柏林

德國以精湛的工藝著稱,德國人也是出了名的有效率,注重細節,精益求精。但就旅遊來說,德國向來不是我的首選(雖然當時就離我居住的瑞典相當近)。因為德國人的冷冰冰和自我意識極強烈的態度,讓我有點退卻。我腦海中印象很深刻在瑞典念書時,有一次被分到一個小組,有一個德國人和一個瑞典人,兩個人為了project的走向,爭執不下(當時瑞典人想按照老師的規定,按部就班的完成作業;而德國人覺得老師給的規定,根本是個bullshit)。最後,德國人對瑞典人落下了一句狠話,”你真的是典型的瑞典人,只知道什麼叫做循規蹈矩,我在德國的時候,老師說,跳脫規定達成的成功,是更令人激賞的”,好脾氣的瑞典同學,當時臉紅脖子粗,對於這種帶有種族挑的言語不想回應,和瑞典同學交情比較好的我,心中想著,那跳脫規定所造成的失敗,不是看起來更傻嗎?” 不過我後來默默地把我這種想法,歸究於太沒自信。

IMG_0928.JPG 不過在2007年,小妹來找我玩,依照當時的經濟條件,去柏林是一個最實惠的選擇,所以我們兩個就出發了。柏林的確是了解東西德歷史一個相當好的地方,很多針對猶太人的紀念碑,做得都相當令人震憾。我當時有深深地體認,一個人做錯事情要不再犯,就必需大膽地向大家承認自己的錯誤,大大地宣傳我們的錯誤造成的傷害,讓大家隨時隨地都提醒自己,不然人類真的是健忘的,就像是今年蔡國強在北美館展示的”撞牆”的藝術品所闡述的道理一樣。


相對於德國人的細心與仔細,在柏林的旅程當中,我一路上覺得德國的設計似乎和他們給人的感覺一樣,冷冰冰而不人性化。舉一個例子來說,火車站地鐵是每一個旅客的必經之處。做為介面設計師,經常會討論設計怎樣簡單易懂的介面,讓即使你看不懂文字,也知道如何使用,而在車站中最大的應用,就是購票機。我出國的時候常常會去觀察,世界各國的售票機都是怎麼設計的,我的思緒完全專注在介面使用和設計的本身。但我在柏林時忽然恍然大悟,有再好再容易使用的介面設計,如果看不見的話是一點用也沒有啊!!! 當時雖然是七月,但太陽其實不是很大的,可是這個觸控板,反光反的嚴重到我真的幾乎是什麼都看不見。我相信設計的人花了很多時間在介面的本身,或是觸控面材質的選擇和操控,但是當時一定沒有人去思考,我們要把這個機器擺在什麼位置,使用者會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操作這樣的機器,功虧一簣,可惜了!

IMG_1189.JPG



創用 CC 授權條款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2.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創作者介紹

劉菲比的部落格:歐洲生活與使用者經驗設計

劉菲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